2016-07-19 06.19.26 1.jpg

離家找歸途

每個創作,每次觀看,都是一次出走。

翻譯與客戶需求間的平衡拿捏



這幾年大家普遍對於英文文案與論述的重視愈來愈高,許多長期合作的客戶希望可以用比較口語、在地的英語表達,甚至解構原文重新排列也沒關係。當然,不同譯文的功能取向各異,但我一直覺得把中文翻成英文時,追求英文的流暢才是最有趣的,很多時候也是更有意義的。不過,追求「在地」這件事一定要非常謹慎,不然輕則東施效顰,頂多尷尬一場,若是畫虎不成反類犬就糟了。


英文究竟是要寫給看得懂英文的台灣人看,還是寫給看不懂中文的外國人看,這兩種處理方式是很不一樣的;最完美當然是中英可以相輔相成,若非選不可,我偏好後者。但這種做法的執行與合作方式不像直譯那樣單純:許多客戶就是因為有外語上的需求才要尋求翻譯服務,而因為這種做法所產生的譯文有時直觀上不見得完全對應中文,經常遇到客戶因為不熟悉用法而希望再次確認譯文。


還好工作室跟客戶之間培養了不錯的默契,常常簡單說明就可以理解,或者提供參考資料就好。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說,客戶自有他們英語以外的考量,而他們有疑慮就代表譯文公諸於世之後,一般讀者也可能會有一樣的疑問,客戶謹慎也是專業的體現;這些都是譯者必須認知的事實。這時考驗的就是譯者是否具有足夠的彈性,在不妥協正確語法的前提下,取得寫手跟讀者之間的平衡。


文字畢竟是寫給人看的,所以不該僵硬地為了譯而譯,必須設身處地想想,將來讀你寫/譯的人會是誰,原文作者最在乎的又是什麼。我覺得翻譯最大的挑戰與樂趣就在這裡,大家互相跨出舒適圈一點點、彼此靠近一步,再畫出全新的境地,真的超-級-好-玩。